王安忆90年代文学小说的上海书写研究

    来源: www.jkuf.icu 作者:vicky 发?#38469;?#38388;:2019-02-19 论文字数:28766字
    论文编号: sb2019020215354024823 论文语言:中文 论文类型:硕士毕业论文
    本文是一篇文学论文,本文着眼于王安忆 90 年代创作的上海题材的小说,具体分析《我爱比尔》《长恨歌》《妹头》《逃之夭夭》等作?#20998;?#25152;描绘的上海日常景象、市民精神风貌。
    本文是一篇文学论文,笔者认为王安忆的上海书写有着独特的艺术魅力和文学价值,首先,作为海派在当代的后人,王安忆的上海书写在内容上有对海派写作传统的传承;其次,王安忆发展?#30805;?#24066;女性文学,在作?#20998;?#23545;女性精神进行了新的探索;最后,王安忆的上海书写并没?#22411;?#30041;在世俗生活表面,而是在创作中注入了个?#30805;?#31038;会问题和人生价值的思考,体现出现代化的人文关?#22330;?#34429;然王安忆的小说创作意义重大,但在细节描写、形象设置等方面也存在着?#27605;藎?#36825;些是不能够忽视的。

    第一章  王安忆 90 年代小说上海书写的文本展现

    第一节 日常生活中的物质都市
    王安忆一直在找寻上海的灵魂,这个灵魂就埋藏在上海的日常生活?#23567;?#29579;安忆笔下的上海,没有高楼林立,没有莺歌燕舞,有的是弄堂老街,有的是杯盘灯盏,这些普普通通的事物组成了王安忆作?#20998;?#30340;上海日常景象。
    一、老上海的典型景观
    在城市题材作品的创作上,不少作家选择从时间入手做纵向考察,如一些?#20174;?#21382;史变革和时代发展的作品《子夜》《日出》等,而王安忆更擅长从空间着眼对城市进行立体展现,所以在对上海日常生活进行描写时,王安忆将大量笔墨用在了上海城市空间的建构上。那么,上海这座城市究竟是什么样子呢?在王安忆看来,真正可以代表上海建筑群落的是弄堂这?#20540;?#22411;的空间意象。
    正如胡同是?#26412;?#29305;有的一种城市建筑,弄堂是上海特有的居民?#38382;健?#24324;堂又称作“里弄”,大约出现在 19 世纪 60 年代,它是近代上海政治、历史发展的产物,其在形成过程中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,所以兼有中国江南地区民居和西方建筑的特色。谈及上海的繁华,陆?#26131;?#30340;高楼林立不能不提,而讲到上海的历史,那就要从弄堂去找寻了,弄堂像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,见证过城市的繁华与沧桑。弄堂与市民关系密切,人们在弄堂?#20889;?#23458;?#28216;鎩?#29983;老病死,上演着一幕幕的人间真情,它是最能够展现市民真实生活状态的地方,相比繁华热闹的商业街、绚丽魔幻的舞厅,弄堂更加具有市民的生活气息。弄堂有相对稳定的居民群体,且市民长期聚居生活形成了较为一致的风俗习惯,所以,了解了弄堂便了解了上海的城市文化和精神内涵。年幼的王安忆跟随?#25913;?#26469;到上海后便居住在淮海路的弄堂里,一住便是 15 年,15 年的弄堂生活使她极其了解弄?#35980;?#19988;对它产生了深厚的感情,她偏爱着上海的弄堂:“上海的弄堂是性感的,有一股肌肤之亲似的。它有着触手的凉和暖,是可感可知的,有一些私心的。”[1]。上海的居民住宅有很多类型,像是花园洋房、公寓住宅,但是这些都不曾出现在王安忆的作?#20998;校?#22905;只是写新式里弄,或许花园洋房更加符合资产阶级身份的程乃?#28023;?#32780;公寓住宅又是前辈张爱玲的专利。90 年代以后,王安忆创作?#30805;?#37096;上海题材的作品,虽然讲述的内容各异,但故事展开的背景都选择了弄堂,她让人物在弄堂中往?#21019;?#26797;,叙述他们在弄堂里的点点滴滴。
  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  第二节 日常生活中的女性主体
    小说的基本要素有三个,环?#22330;?#25925;事与人物。在王安忆的上海书写作品里,环境是上海弄堂,故事是日常生活,而将弄堂变得斑斓,故事变得温情的人物便是上海女人。王安忆在 80 年代初期着手写上海故事,从初期的《雨,?#25104;成场貳?#23567;城之恋》到《流逝》《长恨歌》等作品,女性无疑是上海书写的主体和英雄。无论是绝代风华的“上海小姐”,还是土生土长的弄堂女儿,甚至是漂?#27425;?#20381;的外来移民者,王安忆始终对她们温柔相待,关注她们的日常起居和心路历程,挖掘她们身上特有的精神?#20998;省?/div>
    一、城市生活中的精神代言
    在中国历?#20998;校?#22899;性长期处于弱势地位,她们没有独立人格,也?#35270;谢?#35821;权,是一群被歧视的对象,所以能被写入文学作?#20998;?#30340;更是寥寥无几。上个世纪 30年代,社会变动带来中国文坛的?#27604;伲?#22478;市文学发展迅?#20572;?#19978;海题材的作品层出不穷,如“新感觉派”小说和左翼作家茅盾的《子夜》。这些?#34892;?#20316;家们在作?#20998;?#20063;塑造了一些女性形象,她们有的是富家小姐,有的是歌厅歌女,有的是商人太太,有的是失足少女,但这些女性人物的存在只是为了突显主要人物,为了衬?#24515;行?#24418;象的伟岸而设置,她们并不是作?#33402;?#27491;关心的主体,作品自然不会出现有关于女性意识的内容。真正将女性作为主角,从女性角度、女性心理写女性人物的作家是后来出现的张爱玲、苏青等人。新时期,王安忆?#26377;?#30528;这种“女性化”的传?#24120;?#36890;过塑造形形色色的女性形象来?#25925;?#19978;海文化。
    在中国文学史上,女性作?#33402;?#25454;了半壁江山。女性作家写女性是非常普遍的,但像王安忆这样在全部城市题材作?#20998;?#23558;女性作为主人公却是少见的,但她并不希望?#32422;?#22240;此被贴上女性主义作家的标签,她只是写了一个有关于女?#35828;那?#24863;世界。写作 40 余载,她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从女性角?#20154;?#32771;女性问题,从早期的“雯雯系列”到 80 年代中期的“三恋”,再到后来的《长恨歌》《富?#32908;貳?#36867;之夭夭》,这种对女性的关注一直没?#22411;V构?#29579;安忆对女性的重视程度?#23545;?#39640;于?#34892;裕行?#21482;是作为女性的一?#20540;?#32512;而存在,她之所以颠覆传?#24120;?#26159;因为她认为:“我们写作更多的是从审美的角度去思考问题,我觉得女性更为情?#35874;?#26356;为人性化,比?#34892;?#26356;有审美价值。”[1]她笔下的女性既不是新感觉派作家笔下流连于都市夜生活的现代女?#26705;?#19981;是张爱玲笔下不食人间烟火的富家小姐,更不是卫慧笔下放纵自我的颓废女孩,而是将全?#21487;?#24515;投之于日常生活并在其?#20889;?#28860;?#32422;?#30340;普通女性。
  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  第二章  王安忆 90 年代小说上海书写的文化特质

    第一节 世俗文化的展现
    每一座城市在崛起的过程中都会形成独特的城市文化品格,上海也不例外。上海的历史很短,但文化特色鲜明,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世俗性。王安忆说,“上海这城市在有一点上和小说特别相投,那就是世俗性。”[1]她笔下的上海是俗的,带着些烟火气息,相比上海的摩登文化,她更加肯定并且热衷于表现城市世俗性的一面,在小说创作?#20889;?#37327;地描写日常世俗的场景,表现出强烈的市民意识。虽然王安忆笔下的上海故事表面上看似平淡无奇,但却隐藏着作家独特的价值观念、写作立场。
    一、日常性视角
    日常生活从明清起?#32479;?#20026;中国小说的主要书写对象,但是到了 20 世纪中后期,由于文学过多地受到时代的干预,使得以讴歌英雄人物、?#20174;?#38454;级斗争为主要内容的历史题材作品大行其道,而单纯地表达个人经验的小说则一度遭到怀疑和批判,文学中难见日常生活的真实面貌。进入 20 世纪 80 年代,社会环境的改变带来文坛新面貌,文学?#20998;?#28044;现出了一批“新写实小说”,作家们开?#21450;?#33073;政?#25105;?#35782;的束缚,重新关注人及其生存空间,使日常叙事回归,其中的代表作家就是王安忆。
    王安忆在她的每一个上海故事里都展现一个不同时代的上海形象,《流逝》描写的是“文革”时期的上海,《长恨歌》?#20999;?#30340;是解放前夕的旧上海,《妹头》书写九十年代市场经济洪流中的上海,虽然时代不同,但是作者始终坚持从日常视角讲述上海历史。王安忆认为?#32422;?#21482;是一个作家而不是历史学者,所以她不会在文学创作中直接谈论历史问题,而是将关注点放到了实实在在的日常生活上。在创作中,她避开了宏观叙事,注意从细微处着手,在这一点上,她是继承了海派文学传统的。在王安忆的上海故事里,没有金戈铁马、风云变幻,历史人物、政治观念统统被消解,民众的日常生活始终是她浓墨?#22829;?#30340;地方。对于上海,王安忆始终有着不同的理解,纵使上海高楼林立、华灯璀璨,日常生活才是它的精髓,所以,她选择了日常生活作为书写上海的切入点,用独特的视角观照上海,描绘出上海的另一种风景,同时,上海的文化传统也在日常生活的点滴中得到彰显。
  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  第二节 市民文化的流露
    市民群体是城市的主体,他们有着?#32422;?#29420;特的价值观念、文化品位和审美理想。对于上海的市民来说,由于受到商业文化的影响,他们往往更加世故、务实,热衷于物质满足和感官享受,形成了上海特有的市民文化。王安忆在小说中也以市民为描写对象,其中最主要的女性,全方位地展示她们对美、对生活、对人生的感受和欲望,从独特视角展现上海市民文化。
    早在清末,长篇小说《海上花?#20889;?#23601;描写了上海妓院中的生活,展现了一个充斥着女人欲望的世界,此后,作家们?#28304;?#22478;市中女性欲望的书写始终在继续。城市对女性形?#21830;?#28982;的吸引,城市经济发达,就业岗?#27426;啵?#21560;引大量女性涌入城市生活,在宽松的社会环境中女性?#22836;?#33258;我,身体和精神都获得了?#24459;?#21516;时,现代的、摩登的城市多是欲望的聚集地,城市的繁华热闹和开放自由对女性形成一种诱惑,唤醒内心深处被压抑已久的欲望。在消费至上的社会,?#38750;?#29289;质满足和身体享受都被?#28216;?#21512;理,而城市人性的表达,往往离不开对这些欲望的挖掘。知识分子身上肩负的道德使命促使王安忆不断地去关照普通?#35828;?#20869;心诉求,尤其是其中的女性,除了关注她们的日常起居外,更加注意挖掘她们内心的现实欲望。注重对女性物欲和情欲的表达,是王安忆上海书写在创作内容上的又一显著特点。
    一、物质营造的欲望世界
    城市是人类欲望的聚集地,特别是像上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,更是滋生各种欲望的舞台,物欲、情欲、权欲争相吞噬着人们的灵魂,使人欲罢不能。相比较?#34892;裕?#19978;海的女性更容易为欲望诱捕,而对女性形成最大吸引的便是物质。二十世纪末期,中国市场经济体制逐步完善,上海的城市化进程大步向前,迅猛的发展给上海的女?#28304;?#26469;更多的机遇,另一方面,城市的?#27604;俸头?#36798;刺激了她们内心的物?#35270;?#26395;,悄然改变了她们的思想,引诱她们通过各种方式获取物质满足。?#27426;?#23545;物质的无限?#38750;?#21448;让?#32422;?#21464;得?#27426;?#19981;可避免地成为物质的俘虏,有时甚至?#28142;?#20837;歧途,坠入罪恶的世界。王安忆清楚地看到这一点,用笔触记录着都市女性的生存困境和欲望挣扎。
  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    第三章 王安忆 90 年代小说上海书写的审美?#38750;?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28
    第一节 浓郁感?#35828;?#24576;旧氛围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28
    第二节 ?#25913;?#31934;致的细节描写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30
    第三节 客观理性的全知视角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32
    第四章 王安忆 90 年代小说上海书写的文学史意义....................... 34
    第一节 王安忆 90 年代小说上海书写与海派文学的传承............... 34
    一、凸显上海的都市性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34
    二、着力描写都市男女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36

    第四章  王安忆 90 年代小说上海书写的文学史意义

    第一节 王安忆 90 年代小说上海书写与海派文学的传承

  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  结语
    陈村在《长看王安忆?#20998;?#20889;到:“在中国的职业作家中,她是最像作家的一个。没?#34892;?#35328;,没有旗帜,没?#35874;?#32110;。在长长的岁月中,她总是有作品,总是?#34892;?#30340;好的东西。对她,你可以期待。你可能比她辉?#20572;?#20294;没她古朴。在中国的女作家中,她是最像女性的一个……她是一层层做起来的:是她?#32422;海?#26159;女人,是人。她把每一层都做得扎实,还不曾歪曲?#32422;骸?#29992;比较俗套的说法,她像走向?#28044;?#30340;河,饱经世故,渐渐开阔、舒缓、宠辱不惊。”这可以说是对王安忆及其作品较为中肯的评价。
    王安忆从 70 年代末期开始文学创作,时至今日已走过 40 多个年头,在这40 多年里,她始终对文学怀抱热情。她求新求变,从不限定?#32422;?#30340;写作范围,不断寻找适?#29486;约?#30340;写作领域,最终将目光落在上海这座城市,她关注上海的方方面面,并将它们写入作品。特别是在 90 年代,王安忆的创作热情不可阻挡,先后创作?#30805;?#37096;以上海为题材的作品如《长恨歌》《米尼》《我爱比尔》等,不断刷新着对上海的认识。
    王安忆的上海书写从来没有离开过日常生活,她关注市民百姓的日常起居,挖掘其中折射出来的市民精神、价值观念。她?#22969;?#23494;?#25913;?#30340;语言,理性客观的口吻,讲述平凡岁月里的上海精髓。她偏爱女性,所以上海故事的主角大都是女性。她们具有精明务实、?#23835;?#39037;强的?#20998;剩?#36825;些?#20998;?#26159;上海这片土地孕育出来的,同时女性的魅力为城市增添了光彩。
    参考文献(略)

    原文地址:http://www.jkuf.icu/wenxuelw/)查找


    极限战神→三肖中特,福天下彩民